七月 回憶主義者。 亞洲:台中,台北,大阪,京都,神戶,雲南,四川,北京; 東歐:波蘭,匈牙利,克羅地亞,希臘,捷克 [要讓世界看到我。]

「 ♪ 我也不是不怕死,我也不是大無畏 ♪ 」耳邊響起這首歌,過往的片段不禁又在腦海中放映起來,七月發現這首歌很是他們的寫照。他還好嗎,她心想。

七月想起自己是一個情感上既膽小又敏感的人,像兔子般的敏感,稍有異樣便會馬上跑走。她有時會覺得自己住在玻璃球似的,看到這世界,卻跟這個世界有一點點距離。起初還會認為這是一件不好的事,但慢慢習慣了也就沒什麼了。「還會一直這樣嗎?」七月偶爾會問自己,而答案一直都是肯定的,直至遇上了他。

他的特別之處就是就算他走近玻璃球,敲打玻璃球,七月也沒有受到驚嚇,亦沒有想跑走的意欲,這一點可是連七月自己都嚇了一跳。就這樣,七月漸漸地把玻璃球的鑰匙遞給了他,讓他走進玻璃球,走進她的玻璃球,因為七月知道他懂得怎去用這把鑰匙。

「 ♪懸崖絕領為你亦當是平地,愛你不用合情理⋯⋯ 一想到心儀的你,從來沒有的力氣,突然注入漸軟的雙臂♪ 」即使是跟自己很不一樣的一個人,但打從給鑰匙的那一刻,七月便鼓起勇氣要跟他一起在玻璃球內看這世界。七月把她的奇幻樂園都分享給他,不管是開心的、傷心的、幼稚的、奇怪的⋯⋯七月很想那些「很不一樣」會變成「一樣」然後再演變成「很一樣」。想到這點,七月有了更大的決心,連無人知曉的秘密都告訴了他。而他,只覺得這女孩挺有趣,有趣的是女孩的奇幻樂園,更有趣的是女孩會把自己看重,他許久沒這種感覺了。

「 ♪旁人從不贊同,而情理也不容,仍全情投入傷都不覺痛♪ 」既然給了鑰匙,一切也就變得義無反顧。他也給七月看他的世界,即使有一些磕磕碰碰七月也只會笑著,因為心裡的笑意超過了皮肉上的痛意。就算身邊有不少人叫七月收回拿鑰匙,七月都聽不進耳,七月覺得這是一場二人三足,最重要的是眼中的彼此,而這個彼此是容不下旁人的,更不要說是旁人的半句言語。

然而,七月忘記了日轉星移的道理。他不覺得七月有趣了,甚至會嘲諷她的玻璃球。七月由B612 星球的玫瑰花墜落成玫瑰園內的玫瑰花。原本七月和他的世界逐漸變成了各自的世界,而他的世界慢慢變成了外面的世界。

「 ♪我也希望被憐愛,但自願扮作英雄去保護你,勳章你不留給我♪ 」七月很悲傷,他不知道七月當初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才把鑰匙給出,他不知道傻傻的七月是多麼想保護並把快樂傳給他,他不知道七月默默準備而不被察覺的一切。

他把外面的世界搬進玻璃球,七月漸覺壓迫,只好瑟縮一角,把委屈都吞到肚子裡。直至有一天,被迫在一角的七月終於透不過氣來,她悲傷不已地收回了鑰匙,並把他推出了玻璃球。那一刻,七月真的知道什麼是心如刀割和百感交雜了,兩行淚水就如源源不絕的河流⋯⋯

「 ♪渴望愛的人,全部愛得很英勇♪ 」聽完這首歌後,七月把它收藏了,也把它收進內心深處的抽屜。七月嘆了一口氣,當初的勇,到後來也只是互不理睬的勇氣而已。

七月
七月 回憶主義者。 亞洲:台中,台北,大阪,京都,神戶,雲南,四川,北京; 東歐:波蘭,匈牙利,克羅地亞,希臘,捷克 [要讓世界看到我。]

瓶頸

交了三份稿還是不滿意,每次被否定時我就會想往地下的洞鑽。我找不到從前談戀愛時寫故事的心情,我會重讀一些寫過的文...
grittier grittier
0 sec read

我們還可以如何..

從中學畢業後,因為家庭經濟關係,已經出來工作了。坦白地說,三年的工   作經驗,到現在我好像仍然不清...
bduckming bduckming
0 sec read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