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ittier 遠處的大象沒有水 寫小說,詩以及劇本

瓶頸

交了三份稿還是不滿意,每次被否定時我就會想往地下的洞鑽。我找不到從前談戀愛時寫故事的心情,我會重讀一些寫過的文字,有點像別人抽過的煙,我怎樣都不曾抓住。

工作過後我躲了在圖書館一整天。我在想一個未曾被說出的故事,但支離破碎得沒辦法重組起那些有意思的片段。我可以想像墨水會從心臟流走,隨著你的離開,他們慢慢被捨棄到體外,不再停留於我的生活。

於是我看小說,看了一整天。我覺得自己原來真的是自己一個,在想哭泣的時候我沒有辦法再像小時候撥打一通詩意的電話,在思念時我也沒法再向對方表示一點甜蜜。長大好像一個關門的過程,起初你以為生命有不同的開關,隨意往門裡轉,門後會是另一個自己。到頭來我們在開開合合的只能夠是自己的門,偶然讓陽光透射,大部分時間我們寧願安守思緒中的寧靜,像被溫柔的胎水包覆全身,吸氣,吐氣,安頓只有在回憶中才敢躁動的不安的自己。

grittier
grittier 遠處的大象沒有水 寫小說,詩以及劇本

七月 七月
0 sec read

我們還可以如何..

從中學畢業後,因為家庭經濟關係,已經出來工作了。坦白地說,三年的工   作經驗,到現在我好像仍然不清...
bduckming bduckming
0 sec read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